在过去的3年里,陈宇浩是幸运的,他做到了很多电竞职业选手至今都没有做到的事情:连胜夺冠,连续两年以一号种子的身份进入世界赛,观众票选参加全明星,让二追三重回巅峰。

但他也是不幸的,鲜花和掌声往往与他擦肩而过,在外界质疑和自我怀疑中,他试图不断的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。但最终,没逃过自身竞技状态的下滑。

带着不舍和遗憾,陈宇浩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暂别LPL舞台,在为自己写的长文按下“发送”键的那一刻时,他长吁了口气,“肩上的包袱终于卸下了。”

宣布暂别LPL舞台的第二天,强装精神的他以一种让自己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,回忆起和LPL的点点滴滴。“用崎岖这个词形容我的职业生涯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星光璀璨中普通人

陈宇浩的职业生涯从EDG而起,在暂别赛场后他也选择再次回到“EDG的地盘”Nice电竞馆接受《电竞生态》的采访。

下午三点多,EDG的队员们早已起床,在Nice电竞馆的二楼训练或是直播。采访开始之前,EDG的打野Haro从二楼探出头来,主动与陈宇浩搭话,他开心得不行,将这种愉悦的心情带到了采访中,即便聊到了最艰难的那两年,依旧面带笑容,仿佛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。

2016年5月26日,EDG迎来了夏季赛的首秀,曾经的冠军阵容——Koro1,ClearLove,Pawn,Deft和Meiko,每个选手都是当时炙手可热的电竞明星。

但Koro1由于伤病不得不调整休息,已经在LPL赛场之外蛰伏一年的Mouse得到了重回赛场的机会,这一次,他的位置从辅助转到了上单位,他希望大家能看到他的价值和蜕变。

一旁的队友要么出身名门,要么早已名誉加身,自己却只是个刚刚打LPL的新人,站在冠军阵容中的Mouse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“他会比Koro1更优秀吗?”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疑问。

“忐忑不安,很紧张。”重压之下,Mouse自然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,起码做到不拖队伍的后腿。虽然最终EDG是2:1赢下了NB,但Mouse对BO3的第二场比赛却记忆犹新。

“我打得很烂,我用的是大树,对面是巨魔。”Mouse说,当时大树还未改版,E技能的小树苗推线很快,“那时候对兵线认识很浅,只是想着想推线缓解压力,因为我丢了一个树儿子,兵线一直往对面推,第一把就很惨,最夸张的时候被压了100多刀。”聚光灯下,Mouse的每一个失误被无限放大,这场比赛Mouse被网友喷得体无完肤,不过Mouse也还算看得开,“当时算是我刚出道吧,打成那样也能接受。”

“扔树苗”成了队友与Mouse之间互相调侃的素材,“队友有一段时间一直说我大树上线从第一个E开始就已经结束了。”

之后Mouse苦练大树,逐渐成长为一个新型的蓝领上单,大树、巨魔、艾克等能抗能肉的英雄成了他的招牌。

2016年夏季赛,EDG在LPL的赛场上创造了新的奇迹——18连胜夺冠,以LPL一号种子的身份进入S6全球总决赛。“夺冠的那种感觉真的没有词可以形容,也许一辈子也就有几次这种体验吧。”

夺冠的那天晚上,EDG的庆功宴持续到了凌晨4点,回到酒店后门口有一群粉丝在苦苦等待着他们,选手们甚至教练都被围得水泄不通。唯独Mouse,独自走进了酒店。

这是Mouse打职业以来的第一个冠军,其分量不言而喻。“2016年算是我打得很好的一个赛季了,我不怎么输对线,打团的话我觉得100分我能打6、70分,发挥的还可以,也有比较亮眼的表现。”Mouse如是说。

但对粉丝和网友来说,Mouse所做的努力还远远不够。

网友的评价,Mouse变得在意了起来,即便他总是刻意的回避,但言论无处不在。“我有一种不管我打得再好,他们也不会注意到我打得有多好的这种感觉。”Mouse说,“一个普通人,站在一群明星里面真的很难表现自己。”

在质疑中涅槃 再度跌落谷底

随着职业赛场经验的增多,Mouse从一名“新人”慢慢发展成了“老人”,却始终与“明星选手”隔着距离。在众多明星选手的EDG中,他总是那个最不被看好的人。他自己也坦言:“职业生涯中的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外界的质疑和自我怀疑中度过。”

在EDG全胜夺冠,两冠两季的成绩被他称作都是“混”的,用这种自嘲来掩盖内心的酸楚,“运气比较好,队友比较强,自己打得就那样吧。”

“其实有时候打得再好,也抵不过别人说一句你好菜啊。”Mouse无奈的说,“就还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吧。”

他把原因归结在自己身上,为了团队,他练了所有版本坦克,为了达到他人的要求,他没日没夜的Rank,吃最少的资源抗最多的伤害。不少人开始叫Mouse“阿光”,嘲讽他在比赛中只能抗压,没法打输出。

抗压、被压刀成了他的常态,仅有绝少部分时间,Mouse拥有绝对的自信。2017年夏季赛总决赛,EDG和RNG的宿命对决在五棵松上演。

RNG王者之师归来,EDG也不甘落后。EDG在连败两局的情况下,稳住心态将比分强行扳平。但现场观众席上传来的是RNG粉丝们的阵阵加油声,这时的EDG在LPL已经没有了足够的统治力,但EDG的每位选手都在为胜利做最后的拼搏。

在最后一场关键的比赛中,Mouse没有拿出惯用的坦克英雄,而是拿出兰博,胜则“一雪前耻”,败则一败涂地,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清楚。

EDG先跌落谷底,后回到了高峰。拥抱,嘶吼,掌声,礼花,在赛后,这一切都属于EDG,也属于Mouse。“我会一直记得这种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的场景。那种(自信的)感觉,让我觉得很好。”Mouse笑着说。

然而站得越高摔得越痛,希望越大失望越大。2017年全球总决赛上,EDG作为LPL一号种子在小组赛上首轮3连败,最终未能小组出线,止步小组赛。当天比赛结束后,粉丝们围在栏杆外哭成一片。

Mouse再度怀疑自己,是否真的适合打职业。

“引路人”明凯

这不是Mouse第一次怀疑自己。

2014年,陈宇浩还只是个为了上分日夜Rank的普通玩家,每场Rank对他来说,不是上分就是掉分,再无其他意义。但明凯,打破了陈宇浩的这种循环状态。

陈宇浩在一场Rank中排到了明凯。他清楚的记得,那一场自己玩的是辅助,明凯玩的是打野。一场Rank之后,明凯将阿布的联系方式给到陈宇浩。

“自己运气比较好吧,那把正好打得不错。其实运气和实力同样重要。”明凯带来的好运,把陈宇浩送进了刚刚成立不久便成绩斐然的EDG中。

接下来,只靠运气是远远不够的。

2015年1月16日,陈宇浩以Mouse的ID作为EDG的辅助短暂登场后,再次消失在LPL的舞台,转去LSPL磨练。然而,他所在的LSPL队伍却很快掉级了,这对于一个新人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。

LPL没有位置,LSPL惨遭掉级,Mouse变成了一个只能在俱乐部打Rank的选手。“没有训练赛可打,每天都打20多盘Rank。”Mouse回忆,“很枯燥,时间很漫长。”

由于EDG一直以来都是分房间训练,Mouse一般不会接触到一队的选手,即便他们曾经是队友。“假如我去跟别人说话,我很怕别人不理我,怕尴尬。”为了避免尴尬,他和“老人们”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,也不会故意和他们搭话,就像平行世界里的两条线一样,在身边却没有交集。

但明凯不一样。他经常主动教Mouse一些关于游戏上的理解,“基本上是充当半个教练,教我做视野,告诉我要跟他走。”

明凯的教导,成为Mouse当时枯燥Rank中最期待的事情,也是他坚持下来的动力之一。“那段时间其实蛮苦的,每天打游戏,没有其他事情。”Mouse说,“有考虑过放弃,但一方面自己内心不允许,一方面家里人、朋友也都劝导我。”

在辅助、中单、打野、上单各个位置反复练习后,Mouse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——上单,这样他才有上场的可能。他不再是最初那个想着能打游戏就满足的玩家,而是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,“越往后,想上场打比赛的欲望就越强。”

2018:再出发

对于Mouse来说,EDG是他职业的开端,也是他第二个家,不管什么时候,都不太想离开这个家。但在2017年底的转会期窗口截至当日,Mouse还是通过转会加入到新军RW中。

“想换个环境,让大家看到我更多的一面。”他想在RW中可以证明自己,也想找回遗失已久的自信,他不惜“离家出走”。

2018赛季正式到来之前,德玛西亚杯青岛站如约而至,新军RW备受期待,他们被网友称作“复仇者联盟”,性格迥异身怀绝技的选手聚集在一起,静待花开。Mouse也给大家展现了在EDG不曾看到过的一面,他不再只拘泥于使用大树等抗压型上单,而是拿出了青钢影、纳尔、船长、杰斯等输出型上单,让人眼前一亮。

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Mouse并不是只会玩大树。“如果队友需要帮助的话,我愿意帮助队友,而不是说更注重自己,只要能赢的话,让我玩什么英雄我都能接受。”RW的教练牛排更注重中期打团打架,所以Mouse得以拿到很多放飞自我的英雄,但如果队伍需要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“重操旧业”。

不知道哪一天,“光之XX”的梗在弹幕上突然流行了起来,“阿光”也不再是贬义词,Mouse也化身追光者,在2018年整个赛季和RW相依前行。他逐渐从心里接受了这个外号:“以前是不太喜欢,因为大多数是骂我嘲讽我的,后面大家这么玩的话也是喜欢我支持我,他们只要开心就可以。”

再出发的过程变得没那么艰难,但关键时刻总是差了临门一脚的“运气”,春季赛季军,夏季赛倒在S8预选赛门口……“我在LPL打的每年比赛都进了世界赛,今年没去成,很遗憾很可惜。”

虽然Mouse生来乐观,爱笑。但4年崎岖的职业生涯经历,让他变得小心翼翼,他无法两耳不闻窗外事,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。别人说他菜,他就疯狂Rank,别人说他不会某个英雄,他就拼命练……

在做了无数的心理斗争后,他最终还是宣布暂别赛场,即便他依旧向往着那个舞台。“如果状态能调整好的话,还会再回到赛场。”

不过如今没有外界的枷锁,Mouse也终于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。“之前一直活在其他人的想法里,现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,想玩什么就玩什么,包袱终于卸下了。”宣布暂别赛场的当晚,Mouse几乎彻夜未眠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再抬头看向窗外时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"

首页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