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孙勇

此前,国家信息中心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、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等机构都做了预测,今年口径非常一致,都预测明年中国汽车市场产销“零增长”。

“零增长”这个预测好啊!届时增几个点降几个点都可以说自己预测误差不大。

而我的预测很直接: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产销肯定负增长,少则跌三个点,多则跌五个点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这是本人在对大量一线经销商与用户调研后,根据多年从业经验,从微观角度看宏观市场作出的判断。

第一,目前经销商库存是历史同期最高的。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经销商要背负着大量的库存步入到2019年,这与2018年底真是天壤之别。去年此时,因为车市火,不少厂家还藏着销量,将已卖的车统计到下一年,以减轻来年的压力,从而实现了今年头两个月我们所见到的“开门红”。

据我了解,不少品牌经销商目前的库存为3个月,极端的一些品牌经销商库存已经达到了4至5个月,并已联名向厂家要求拒绝进货。

2017-2018月度经销商库存系数

11月份21个品牌库存深度超过2个月

第二,中国汽车市场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已经“早熟”。所谓“早熟”,就是换购所占比例已经开始大于新购车比例。

关于这一点,虽然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来支撑,但我在三、四线城市调研时得到的大量信息应该可以佐证。许多经销商和用户反应,最近几年周围朋友们呼啦一下子都买车了,连村里面贴瓷砖的人都买了。因此我曾说,以五菱宏光销量大幅度下滑为标志,中国第一轮普及性购车基本结束,换车为主的时代正式开始!

当换车的节奏决定销量增长的时候,经济大环境对车市的影响就更直接了!当经济下滑时,大家收入减少或者预期收入减少,就会选择不换车,这也是目前车市下跌不见底的真正原因所在。

经济什么时候见底?看看现在的楼市、股市就知道了。2019年我们将看到的是一批又一批“双创”企业将因为无钱续命“跑路”,不少人将失去工作。其实这已不用预判,现在已经开始了,据不完全统计,70多家共享单车平台中,截至目前已有34家倒闭!

或许有人反驳说,你看北京,现在买一辆新能源汽车排队要等八年之久,这说明中国汽车市场潜力很大。我说你讲的对!北、上、广、深等特大城市、一线城市有潜力,但限于多种压力,实现不了,广大不限的城市现在已挖掘一轮了,这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

有鉴于此,我认为,中国汽车千人保有量将远低于某些机构之前的预测,而且要经过更长时间来实现,这样一来,年销量峰值可能就难以突破3000万辆。

面对这样的市场现实,汽车厂商该怎样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一年呢?

在这之前的文章中,我已谈过很多,比如:减少投资、减员增效、深挖潜力。这一次,重点说说深挖潜力。

如何深挖潜力?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今年以来在北京城市管理中推行的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到”的做法给了我很大的启示。

所谓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道”,就是街道、乡镇基层单位在过去工作中,多年以来积累了许多问题,如道路拥堵、违章乱建、垃圾成堆、地下空间使用混乱等,由于涉及到多个比街道、乡镇权力大得多的直管部门,而且还不止一个部门,因此多年来顽疾难以清除。而北京市是采用的这个办法,一个问题出现后,街道、乡镇“吹个哨”,引来多个部门集中“会诊”,各自分工协同,拿出处理措施,“事不完、人不走”,此举取得明显成效,许多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,人民群众满意度大大增强。因此,这一做法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得到了充分肯定。

这个做法用我理解的话说,就是用互联网时代的思路来管理城市,建立以街道、乡镇为中心的联动机制,随时随地解决问题。移植到我们汽车行业来说,就可以叫做“用户吹哨、部门报道”。

所谓“用户吹哨、部门报道”,就是汽车厂商要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全天候联动服务体系。目前我们汽车厂商与用户的联系是:买车一次、一年修车几次。其它时间用户在哪里?有没有需求?根本不知道。

而在互联网造车新势力,比如蔚来汽车,就做得比较好。本人今年新购了一台ES8,从购车的第一天起,就由Fellow领头建了一个“孙勇先生用车群”,负责充电、保养、维修等各方面的事宜,五、六个人同时加入,有任何问题,只要在群里一说,马上有人应答并及时解决。在这方面,与蔡奇书记倡导的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道”有异曲同工之妙!

在移动互联时代,用户是最重要的资产,在这一点上,汽车厂商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而挖掘现有客户又不需要新增太多成本,所以此举应引起汽车厂商的高度重视。

当然,这样做也有不小的难度,关键是需要流程再造和机制变革,这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调整,对于汽车厂商来说,这也不亚于一场小的“内部革命”,需要决策者狠下决心。但是,这个决心是必须要下的,早下比晚下好,早动手比晚动手好,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准备度过一个格外漫长的冬天。

文章来源:老孙论车,特此感谢

首页滚动